站内搜索: 搜 索

关于吸毒人员成瘾认定的实践与思考

——以医疗机构对427名吸毒人员成瘾认定为例

邓渊[1]  彭朝阳[2]

吸毒成瘾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部疾病的观念已被社会所公认1,按一般规律,吸毒成瘾是一个渐进性、反复性、长期性的过程,它是多次不能自控的吸毒行为累加的结果。它一般可分为开始(尝试)、发展(滥用)、成瘾(依赖)和复发(复吸)几个阶段2,每阶段如果都尽量选用具有针对性、个体化的措施,采取正确、科学、符合每阶段特点的措施进行及时干预,针对不同的人群采取不同的防治策略,这样或许对吸毒人员摆脱毒品更有帮助。但在实践过程中,往往会走两端,要么重视惩戒,只要吸一次或几次毒品,不管是否成瘾,也不管是否严重,都统统给予处罚,甚至将其强制戒毒;要么放任,因缺少相关证据不予处罚、不予干预,殊不知他们吸毒已致严重成瘾,不给予及时干预就会对自身、家庭及社会造成危害。为了提高对吸毒人员的认定水平,科学地对吸毒人员进行鉴别、分类,使吸毒人员及时得到有效帮助,根据《禁毒法》的规定,制定了《吸毒成瘾认定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吸毒成瘾认定,是指公安机关或者其委托的戒毒医疗机构通过对吸毒人员进行人体生物样本检测、收集其吸毒证据或者根据生理、心理、精神的症状、体征等情况,判断其是否成瘾以及是否成瘾严重的工作3。四川省成都戒毒康复所医院自20118月正式开展吸毒人员成瘾认定工作以来,截止2016630日共计5年时间,共开展吸毒成瘾认定人员2240,现提取20161月至20166月半年时间段共计427份认定资料回顾分析如下:

1.一般资料

1.1被认定人数年龄分布

将被认定人数分为17岁以下(青少年)、18-40岁(青年)、41-60岁(中年)3个年龄段进行统计,结果见表1

1   不同年龄段认定人数

年龄段       17岁以下     18-40   41-60

认定例数        5           314       108

构成比       1.3%         73.5%     25.2%

1.2被认定人数吸食毒品种类和吸毒史

根据委托机关提供的笔录、尿检报告及询问被认定人吸毒史情况进行统计,结果见表2

2   被认定人吸食毒品种类及吸毒史

毒品  海洛 冰毒 海洛因  其它

种类          +冰毒     

吸毒  1  1-3  3-10  10

    以下  年       以上

例数  110  245    59      13

例数  30   112   212   73

构成 

   25.8%  57.4%  13.8%  3%

 

     7%   26.2%  49.6%  17.2%

1.3被认定人被抓获时情形及家属证言情况

根据受委托机关提供的资料,逐一阅读和查阅,家属证言一般是被认定人直系家属,包括父母、丈夫、妻子或儿女等,有的人离开家庭无固定住所,导致无法获得直系家属证言,其他证人还包括周边群众、被受害人员等与被认定人长期接触的人员,统计结果见表3

被认定人被抓获时情形及家属证言

被抓时 公安  家属   群众

情形   巡逻  举报   举报

家属或                 

群众证言

例数   234    132    61

例数           198       229

构成

    54.8%  34.9%  14.3%

 

               46.4%   53.6%

1.4 被认定人严重成瘾所采纳的依据情况

根据《办法》第八条规定,吸毒人员在吸毒成瘾的基础上,凡是有吸毒前科(强制戒毒、劳教戒毒、社区戒毒、社区康复),还包括过去参加过戒毒药物维持治疗门诊的情况;采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或者多次使用两类以上毒品的情况;使用毒品后伴有聚众淫乱、自伤自残或者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等行为的证据等,以上三类中任意出现一种情况均视为吸毒成瘾严重,

4   严重成瘾认定依据采纳情况

种类       有吸毒前科    多次吸食两类      出现危害性事件

毒品和注射方式   

认定例数    39           176                    190

构成比     9.6%         43.5%                  46.9%

2.认定流程

  公安机关持委托函提出申请 --→收集和审阅材料--→了解基本案情--→实验室检测--→采集病史--→体格检查--→精神状态检查和评估--→认定医师作好详细记录--→被认定人签字确认--→成瘾认定小组医师讨论得出结论--→出具书面结论并打印--→认定医师和领导签字并盖章--→ 发出认定报告。

3.认定方法及依据

3.1人体生物样本检测427例均为阳性,其中有25例不配合尿液检测,后经血液检测均提示为阳性,证实被认定人体内含有相应毒品成分。

3.2 《吸毒成瘾认定办法》(公安部 卫生部第115号);卫生部关于印发《阿片类药物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和《苯丙胺类药物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卫医政发[2009]112号);《氯胺酮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卫医政发[2012]112号)。

4.认定结果

根据认定报告,统计出吸毒未成瘾7例(1.6%)、吸毒成瘾15例(3.5%)、吸毒成瘾严重405例(94.9%)。

5.讨论和思考

5.1 被认定人年龄、吸食毒品种类

被认定人年龄以18-40岁为主(73.5%),吸食毒品种类以吸食冰毒为主(57.4%),基本符合现阶段毒品的流行趋势。根据《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截至2015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34.5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其中,滥用海洛因等阿片类毒品人员98万名,占41.8%;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34万名,占57.1;滥用其他毒品人员2.5万名,占1.1%。不满18岁的有4.3万名,占1.8%;18岁到35岁的有142.2万名,占60.6%;36岁到59岁的有87万名,占37.1%;60岁以上的有1.1万名,占0.5%。呈现出吸食毒品年龄以青年,毒品种类以冰毒(合成毒品)为主的特征,这与大部分青少年对冰毒的危害性认识不深、自身对各种诱惑的抵制力差有关。在禁毒工作中,我们的工作重点要进一步提升青少年的识毒拒毒意识,切实做好普遍性预防工作,使毒品防控工作前移,预防毒品滥用行为的发生。

5.2 被认定人被抓获时情形及家属证言

公安机关承担着维护当地治安秩序,保一方平安的工作职责,在常规的巡逻中,通过吸毒人员的特殊面貌、表情及一些特殊举动,会现场抓获一些吸毒人员,虽然没有现场挡获,但以嫌疑人身份抓获,带回派出所进行人体生物样本检测提示阳性,再通过讯问,基本能确定吸毒行为的存在,此项占的比例达54.8%。同时,仅靠公安机关的力量毕竟有限,剩下的人员(45.2%)均由深受吸毒人员伤害的家属和当地群众举报,使得吸毒行为被发现的机率更高,对吸毒人员的吸毒行为形成高压态势。在被家属举报的情形下,我们要求家属或群众必须提供吸毒人员某个时间段有关吸毒的线索、吸毒对其产生具体危害的相关证言的书面材料(46.4%),有了这些证人证言,对吸毒成瘾的综合判定提供更多的证据,有利于认定医师得出正确的结论,尽量减少误诊误判。

5.3 对开展吸毒成瘾认定工作的认识

吸毒成瘾认定工作是一项专业性较强的工作,要运用一些科学的方法、专业技术、专业设备等,同时,它也是一项严肃的执法活动,需要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以高度负责的态度、严谨的工作作风认真对待每一位被认定的人员,不论是从认定的标准上,还是认定的程序方面都应从严把握。

《办法》第四条中规定“公安机关在执法活动中发现吸毒人员,应当进行吸毒成瘾认定;因技术原因认定有困难的,可以委托有资质的戒毒医疗机构进行认定” ,阐明了对吸毒人员认定的一般性原则和进一步解决的方法。而在过去的实际操作中,公安机关主要是从打击、惩戒的角度出发,抓获吸毒人员后,根据过去吸毒的前科情况,如第一次被抓获执行行政拘留,第二次抓获执行行政拘留并执行社区戒毒,若第三次再被抓获即执行强制隔离戒毒,此种处理方式单纯以某次吸毒行为来判定吸毒成瘾的长期过程,难免有不妥之处。公安机关既负责侦办、抓获、取证,同时又负责判定,有点“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感觉。有了第三方医疗机构的介入,一方面医疗机构可以从吸毒人员精神、心理症状方面进行专业判定,更具有科学性,也符合吸毒是慢性脑部疾病的定位;另一方面,认定结论更加公正,体现执法的公正、严谨和规范,符合当前的法治要求。

5.4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5.4.1对《办法》的执行力度不够,医疗机构认定覆盖面不广

该《办法》于20114月正式施行,距今已经施行5年了,但各地方、各部门对此执行的力度还不够,仍沿袭过去对吸毒人员的认定方式进行认定,全国只有上海、浙江等少数几个省份指定了医疗机构进行认定,而医疗机构对此项工作的开展也不尽人意,以我省为例,指定了四家医疗机构,现也仅有一家从事此项工作,只能承担很少部分的吸毒人员的认定工作,成瘾认定的覆盖面不广。

5.4.2 认定标准不够量化,灵活度大

吸毒成瘾是慢性复发性疾病,成瘾认定一定程度上是医生对疾病的诊断过程,医生需要按照诊疗规范、程序和标准进行诊断。而现有的诊断(认定)标准还缺乏可操作性,没有设定量化标准,使认定医师在操作中对标准不好把握,特别是对那些不配合的吸毒成瘾人员,他们隐瞒自己的吸毒史,闭口不说,甚至说自己没有吸毒,或只吸一两次,对这类人员的认定由于缺乏客观检测标准而显得束手无策。

5.4.3 认定医师的专业水平不高,经验欠缺

虽然四川省成都戒毒康复所院医师均经过专业的戒毒医疗培训,具备了一定的戒毒专业知识和技能,但毕竟吸毒成瘾认定工作是一项全新的工作,涉及多专业、多学科,医生过去也没有相应的临床经验,加之又没有专门针对成瘾认定工作的培训,医生只能靠自身努力和钻研以适应工作的需要。

5.4.4认定医师执业风险较大

成瘾认定既是疾病的诊断过程,也是一项严肃的执法活动。根据《禁毒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对吸毒成瘾严重,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可见,只要我们作出成瘾严重的结论,公安机关是可以根据该结论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若被决定人不服,根据《禁毒法》第四十条规定,被决定人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认定医师的执业风险;另一方面,公安机关在执法活动中,只要遇到认定有困难的都可以委托医疗机构进行认定和把关,特别是对那些可能有社会危害性的人员,认定医师更不能对公共安全掉以轻心。否则,很可能导致不作为的行政诉讼败诉和国家赔偿。

5.5建议

5.5.1进一步提高认识,加强组织管理和领导

各级各部门要充分认识到吸毒成瘾认定工作的重要性,它不仅是禁毒、戒毒工作的重要环节,也是确保依法、规范、严格、公正执法的重要内容。当前,在禁毒工作的新形势、新常态下,我们应理清思路、科学决策、切实加强成瘾认定工作的组织和管理,落实考核和监督,把这项工作推向新的高度。

5.5.2加强学术研究,确立科学性强、操作性强、可量化的认定标准和规范化的认定程序

《办法》虽形成了吸毒成瘾认定的标准和认定程序,但在实践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些标准有的缺乏一定科学性,有的操作性不强,比如在认定成瘾严重方面,第八条第(一)项明确吸毒成瘾人员有前科的再次吸食或注射毒品的认定吸毒成瘾严重,再次吸食毒品没有明确是否是与以前成瘾的毒品为同类毒品,若不同类又如何认定。又比如在认定成瘾方面,往往要通过认定医师采集病史和体格检查,得出结论,而被认定人员为逃避法律的制裁,对吸毒史和自身的戒断症状描述不真实,避重就轻,说自己吸毒次数很少,没有成瘾。因此,在成瘾认定标准方面,缺乏量化依据,使认定医师难以把握,建议国家加大投入,重视学术研究,加强对吸毒成瘾方面的理论研究,特别是成瘾的机制研究,找到更加科学、更切合实际的认定方法和标准,这样才有利于对吸毒人员进行科学、规范、多元化的管控。

5.5.3强化人员培训,提高认定水平

成瘾认定工作是一项专业性较强的工作,要求承担此项工作的医师具备一定的专业理论知识和技能。因此,各地方应指定专业培训机构,对参加成瘾认定工作的医师进行定期培训和督导,培训相关的法律法规、有关吸毒的基本知识、成瘾机制、认定的程序和操作技巧、沟通技巧等,通过培训,切实提高认定水平。

5.5.4落实措施,保护认定人员安全和被认定人合法权益

《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规定泄露承担吸毒成瘾认定工作相关工作人员及被认定人员的信息”。认定工作人员在认定过程中,要以严谨的工作作风、科学的态度、公正的立场,对被认定人作出正确的结论。但是,吸毒人员由于长期吸食毒品,导致人格改变,性格急躁、行事冲动,可能会对认定工作人员进行报复和打击,另一方面,被认定人长期吸毒,感染肝炎、结核、艾滋病等传染病的几率高,由此也增加了认定工作人员发生职业暴露的风险。因此,应建立健全配套的法规,切实落实政治、物质、经济等方面的保障措施,充分保障认定工作人员的权利,让他们大胆、放心地工作,免除工作人员的后顾之忧。

与此同时,被认定人的合法权益也应得到相应保障,吸毒人员是违法者、病人,但同时也是受害者,我们不能对他们看不起甚至歧视,应把握统一的尺度,平等地对待他们每一个人,充分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参考文献】

1]吴宁,李锦药物成瘾的生物学本质[J].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3,19(1):2-4.

2] 张锐敏. 我国药物滥用防治工作现状分析及未来策略思考[J].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3,192):69.

3]《吸毒成瘾认定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卫生部第115号令  2011.1.30



[1] 渊,四川省成都戒毒康复所医院院长,高级戒毒导师,戒毒医疗方向。

[2] 彭朝阳,四川省戒毒管理局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