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搜 索

兵兵与雪雪

兵兵与雪雪都是我亲爱的战友,也是家庭和睦的一对恩爱夫妻,今天想讲讲他们在女所的故事。

兵兵姓方,50岁,是一名优秀的驾驶员。年过半百的他热爱体育锻炼,已入寒冬,依然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妻子平时总称呼他为“兵兵”,多年夫妻仍恩爱如初,让我们这些正好经历俗话中婚姻“七年之痒”磨合期的新人顿时觉得温暖如煦,正能量满满。

雪雪姓陈,47岁,是一名优秀的大队民警。十二年前,雪雪35岁。那一年,也是她可以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最后机会。有幸,我与其他22名考生一起,与雪雪成为了同批考录到女所的战友。因雪雪年长,平时对大家照顾有加,大家都亲切地称呼她为“雪雪姐”。

真的应验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理儿。他们夫妻二人都是平时言语不多,与人和善,勤勤恳恳,默默无闻地做好自己工作的那类人。在工作与生活中的点滴,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善良与敬业,我想这都源于他们对生活、对工作的那份认真。

参加工作几年后,雪雪因为工作认真负责得到同事们的一致好评,不少同事都劝她参加中层领导干部的竞争选拔,觉得她成熟稳重,遇事冷静,可以带领一个团队创造更大的成绩。可是她却淡淡地说,“谢谢大家的关心。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我是个迟钝的人,并不适合当领导,领导安排我做什么,我一定尽量把这件事做好,但是我真的不适合做领导。”十几年来,雪雪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从来没有因为换岗位而改变过,而且从不以自己年龄大为由就放弃学习充电。大家都说,交给她的事情都很放心,肯定做得很好。同时,她的“迟钝”也确实让大家当作“开心果”,经常同事们聚在一块儿说个笑话什么的,都过去好一会儿了,雪雪一个人才开始笑个不停,大家都戏称她“慢热”。在女所的十余年来,雪雪从一个“年长的新干部”逐渐融入到这个新的大家庭,不仅是大家喜爱的大姐姐,也成为了工作上的一把好手,有5个年头的公务员年度考核为优秀,还连续两年被省局表彰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

兵兵喜欢吃“玉双米粉”。我们一起出差,经常到饭点儿时他就会说,“我请你们吃玉双米粉”。工人工资不高,但是他却供养女儿念了教学质量较好的私立学校,已考上大学的女儿也很懂事,独立坚强、体恤父母。这都与兵兵、雪雪朴素、随和的性情有关,也正是因为这份朴素、随和,让人喜欢与他们相处。去年深秋,天气已然冷得有些瘆人,我出差在外地,深夜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是停电了。母亲是农村妇女,不识文化,对现代科技有着原始的强烈排斥,至今连洗衣机、电吹风这种生活电器都不愿意去尝试使用,让她自己去充电费再激活是不可能的。我思忖了许久,给邻居的方大哥(也就是兵兵)打了电话求助,兵兵二话没说,冒着寒风上下楼好几个来回,充电费、找物管、找电工,折腾了两个小时,终于使我家重见光明。这就是所谓的邻里“守望相助”吧!

兵兵出差到了饭点儿,总是会先给在家值休的雪雪打个电话问吃了没?雪雪值班,兵兵也总是会叮嘱天气凉了要注意保暖;兵兵血压高了,雪雪总会监督兵兵少吃两块回锅肉;兵兵长期出差,雪雪总是会提醒一定要带上水杯喝热水……

鹣鲽情深,始于不弃,终于相依。说的也不外如是吧!

他们都是平凡世界的普通人,可是这个平凡世界因为有了他们的善良、和睦变得更加温煦!

(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江璐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