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搜 索

谁来爱我

“今天,当你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时,你的身体上却又多添了几条似像非像的棍棒伤或者烧烫伤痕迹,因为这些许红肿溃烂的伤口和日渐稀松的毛发,你变得更加沉默,独自走着,不发出一丝呻吟,呆滞冰冷地望着周围的一切。今天,当你以这副形象又一次突然窜入我的眼睛,真觉得是撞见了一个比鲁迅笔下那条被痛打过的落水狗更要凄凉的形象。突然间,我又忍不住想为你停下脚步,为你擦拭伤口,或者分一块点心与你。可怜的、无名的小狗,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是为了一碗热汤饭、一方容身处?不知你可曾需要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一份足以振作的尊严?”

这是戒毒人员李某某在所内第27次周记里的一段记录。看过之后,我察觉到了她于这条狗的某种特殊情感。于是我也开始更加专注地看待她记录的这只狗,这次和李某某的谈话,她听到我的一句“人非草木”,仿佛心里找到了些许支撑,终于抬眼认真地看了我一眼。末了,还让我一定不要笑话她,因为她说她看见它时仿佛就是看见了自己,即便她拿狗和自己做了比较。

李某某是一个样貌平平的二十三四的女人,肤色稍黄,但是掩盖不住她皮肤下经年留下的斑痕或者疤痕。有一些是注射海洛因时在皮肤上留下的坑凼,另外的却是人为的。从外表来看,这又是一个不会保护自己、不懂善待自己的女人,和一众戒毒人员无异。

看见了与自己仿佛同命运的小狗,冰封的情感却突然有了交融。重新翻看她的周记,在她第19次周记里,第一次出现了对“它”的描述,“它最近遭到了同类的歧视,有的狗驱赶它,有的狗呵斥它,它们都孤立它,甚至还有的扑上去想要撕咬它,它是甘愿如此懦弱的狗吗?竟不知反抗。”

李某某说,“六年级时,第一次在期末考试时没有上全班前十名,继父打了我,起初以为是自己学习不努力。可后来,继父开始肆无忌惮地打我,不因为成绩的好坏,就是那个时候我手臂上也留下了第一道伤疤。不过第二道伤疤是我自己划的,是不懂事,还是要发泄,已经说不清了。后来,继父每打我一次,我就用削笔刀在手臂上划一道口子,我很傻地想要用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去铭记那些让人伤心的经历。初二以后,继父每次喝了酒都会打我,还赶我出家门,即便在我最想要学费的时候我也不会向他开口,因为不想被打。再后来,我拿到了初中毕业证,我想我再也不会因为读书而自找苦吃了。”

“辍学了,你后悔过那时的选择吗?”李某某沉默了,那些尘封的回忆大概是她不愿触碰的悲伤,可在谈话看似就要中止的一刻,她低声嗯了一声,“后悔?算了,逆来顺受吧。”

“勇敢的人不会惧怕逆境和挫折,受过磨砺的意志也会像悬崖绝壁上开出的花,我希望你振作起来……”

23次周记里,“它是不是不想活了?今天从食堂出来,我把一整片回锅肉丢到了它的嘴边,它竟不抬头,嗅了嗅,趴回原处,仍旧眼神呆滞地盯着那群跃跃欲试地要抢夺走本已到了它嘴边的肉的坏狗……”

不知不觉地,每每当她对它有了新的发现或认识之后,我也会从我们的谈话中间加深一分对她的了解。“还是读书那会儿,因为我手臂上的伤,也有同学猜到我因为交不了补习的学费在家里又被打了,就召集了同班同学帮我凑钱。继父知晓后,虽然很有礼貌地带着我挨家归还了钱,但回家之后仍然免不了一顿板子,他说我让他没了面子,让别人都知道了他没本事、挣不到钱。”那种不紧不慢的语气,无关悲喜,就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像你说的,做一个‘百毒不侵’的人真的好吗?”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过一天跟过一百天、过几年一模一样,没意思是没意思,但别人休想再来伤害我。”

“自我封闭,你想过你都失去了什么吗?你快乐过吗?”

李某某在第30次周记里写到,“戒毒所是高墙包围着的一个很有爱的地方,虽然它的自由和我一样被禁锢在了这里,但它从一条流浪狗、垃圾狗荣升成了食堂的护院,愿它从此又有了归属。”

这次和李某某谈到有爱这个话题时,她只抬头看了我两秒钟,“有爱就是有爱,我脚上的运动鞋是刘满期时送给我的,洗衣粉和肥皂牙膏是月底前才发的,今晚烫脚多出的一壶热水是室长匀给我的,灌开水用的漏斗是林警官用自家的旧油壶剪裁出来的,这之后不是就没人被烫了吗……”看见我略带微笑的注视后,她突然打住了,或许她还没发觉自己悄然之间的变化。

读第31篇周记时,“今天我看见它叼着一块骨头,趴在太阳下磨牙。一直以来,我以为只有我在偷偷地关注还有关怀它,但事实是在大家的关怀下,它吃到的不比其他狗少。”第34篇周记,“它的伤口好像在愈合,皮毛也光亮了不少,看到路过的我还有其他一些人,哪怕只是在食堂前就餐集合的短暂时间,它学会了起立,虽然还是呆滞的注视,但我和它之间有了互动。”

“你是一个懂得关注生活,也懂得坚持的人,希望你能够多多发扬你性格里优秀的品质,认真生活下去。”读过我在她周记上的评语后,李第一次主动找了我,“很感谢你遵守了承诺,没有嘲笑我。小时候的这些经历,让我一直非常卑微地活着,曾经过得跟这条狗差不多。我也经常不解,一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些不愉快的过去,走上自暴自弃的、自甘堕落的吸毒路,就觉得愚蠢之极,竟还傻傻地问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人能来爱我。可那天,我看到那只狗在太阳下啃骨头的瞬间,我突然间觉得哪怕能像这只狗一样悠然自得地晒太阳,这样简单的快乐,我都渴望拥有。我想要快乐地生活,我想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去珍惜和享受,我应该爱自己、保护自己,不留疑问地认真生活。”

听到李这一番感言,我真是长舒了一口气,感谢生活,感谢这只无名的小狗,感谢渴望新生的李,你们又给了我美好的希望。

(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平静)